抽空回忆一下武汉

今年7月份,去了一趟武汉。登了黄鹤楼、也走了武汉长江大桥。时隔几月,趁着工作的空隙,零碎地回忆一下。

只记得读书时常念李白的“孤帆远影碧空尽,惟见长江天际流”,写的就是登黄鹤楼,面江而起的诗句。而今,终于有机会来到武汉,自然不会错过这个一睹名楼风采的机会。经了解,现在的黄鹤楼经风历雨,已几次修缮,当年古人诗句中的影子或许都难再寻迹。但仍散发出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神、气质、神韵,无愧于“江南三大名楼”之一。

但我觉得遗憾的是,人们在修缮黄鹤楼时,过份的更改原来内部结构实属于种破坏。最突出的就是楼中央的电梯。本意可能是方便行动不便的老人,但古楼电梯,难免有孔夫西装的尴尬。再一个就是,我脑海里的古刹名楼,都应该矗立于名山俊岭、隐于人迹罕至的水秀山青之中的。但除了脚下的武汉长江大桥交相辉映外,周边破旧的楼房林立,很难想象出这是古时文人骚客都趋慕的一方胜景。

登了黄鹤楼,肯定得走武汉长江大桥。对于现代建筑来说,武汉长江大桥应该不算什么。但放在当时那个年代,物质匮乏、技术落后的我国,能在宽阔的长江上架上这座雄伟的大桥,真是国人骄傲!

过桥登楼,接下来的好去处自然是小吃名街——户部巷。这里有最齐全的武汉名小食,你只管带够钱,准保你吃得满意。但是原则还是有一点,特产,它只是一个地方的特色产品,并不一定是每个人都喜欢的。就好比“咪咪辣”的面筋(对于我们来说,咪咪辣都难接受了,变态辣不敢乱试)、很热很热的“热干面”,给我的感觉就只剩下“热”。

湖北历史博物馆应该是一个不容错过的地方,虽然走马观花,但2400年前的曾侯乙古墓出土的文物,还是我知道历史老师没骗我,古代的侯王帝相墓葬的雄伟,相当于一座城。越王勾践剑仍然历久弥新,而故事让同行的同事调侃得桃艳而迫真。真想行程更多些时间,再好好看看古人智慧下的文物,一件件地让我惊叹!走累了,也顾不上斯文,在博物管大厅席地而坐,摔性而无礼。

武汉大学真的很大,虽然不是花开时节,樱花大道也看不到樱花,但走在里面的林阴小道下,让人感觉不到武汉火一般的“热情”。楼宇虽然不是处处都古朴雄伟,但处处都透露出历史人文沉淀出的气息,让人觉得这就是我们所需要的读书做学问的地方。

行程匆匆,遗憾肯点会有。短短的几天相处中,感觉武汉到处充满人文历史遗迹,开放性的城市,让武汉的人民可以很随性地生活在“水深火热”的幸福中~~

 

打赏

4 条评论

  • qyuky 2017 年 12 月 4 日 回复

    现在的黄鹤楼是完全重建的,并非是修缮。武汉长江大桥占用了原黄鹤楼的所在地,现在的黄鹤楼于1981年重建,距原址约1000米,1985年落成。

    • 阿柯 2017 年 12 月 4 日 回复 作者

      重建几次,位置都变几次了

  • qyuky 2017 年 12 月 4 日 回复

    你拍的黄鹤楼人真少,去年国庆上去,排队得半个小时登楼,里面也是人挤人。

    • 阿柯 2017 年 12 月 4 日 回复 作者

      我拍的这个方向太阳猛,人流不是在楼内就是在背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