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都没回过乡下了

上一次回来应该是去年清明节,一晃,又一年了。周日,本想约同学几个带上小孩到金山植物公园遛达遛达,但老爸要回村里拜神,老婆儿子也一道回去,我只好当司机了。回到镇上,碰巧今天赶集日,来趁圩的人慢慢多了起来,老婆和老爸去买点拜神的香烛,我只好找个地方停好车。

早起泡了杯普洱,喝了两碗粥,一路车程,到现在有了三急中的一急。镇上的规划几十年都没变,还和我读初中时一样的拥挤和脏乱。我就一遍遍地在人流车往中找有wc的标识。很遗憾,我连个能隐约一下的角落也没找到。忽然记起镇入口处有一个公厕,强忍着到那,大喜!一赶近,从月球失落到地表:公厕入口建了个变电器,显示着公厕己荒废多年。没办法,只好从小桥旁的小路走下,绕到公厕一则,在里面解决。

村里一如平常安静,偶尔有车路过。站在楼顶,破旧的邻房经不起风雨,己残垣断瓦。萧条,仿佛是城镇化的必然结果。

面海而卧的狮子山“毛发”葱郁,有春天般的生机。想想年少时的我们,三五好友,常爬上狮山,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好想有一个这样的光景,城里定居的小学好友都回乡过春节,也都再有当年的兴致,再约一下狮子山的情怀,感受一下我们曾经真挚的友谊,唏嘘一下长大后的种种不堪。

村里的宁静还是会让人向往的,很容易卸下尘嚣,让寂寞安睡。敬一下我童年的村庄,你好2018!

打赏

3 条评论

  • qyuky 2018 年 1 月 15 日 回复

    新农村建设的道路还有很长很长。

    • 阿柯 2018 年 1 月 16 日 回复 作者

      没想到又到东湖。东湖国际标5星,但房间里面也很一般。

    • 阿柯 2018 年 1 月 17 日 回复 作者

      有个奇怪的现象,春城市区里的很多自建房楼顶都装有水箱,难度这些自家庭还有水井?市区都用自来水,不需要储水,难度是经常会停水而做的准备?我们那一般村下没有自来水或有自来水也有井水,才会在楼顶建个水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