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疼痛

困迫
无法言语的困迫
我无法回避
任由行为将思想无情地抛弃
心底压抑不住的呐喊
在风中招摇
无人理采

当我发现,自己的诗句
正慢慢地被那一地的污垢侵蚀时
每一处的俾微都被生命遗忘
在无人关注中,我拭干了最后一滴眼泪

挣扎过后,我还是没有能够摆脱
谁能告诉我讲台上下的落差?
我摊开双手,显示前所未有的安详
然后,看着那些激昂的文字
被你们无情处死
至于那些因此而产生的忧伤
也会在午后的阳光中,慢慢霉烂

当人在边缘时
狂喜狂悲
伴谁趟过那烟水迷蒙?
然而月岁却行色匆匆
总会在有意无意中
遗下一些情感的包袱
让人负担不起

试着习惯
习惯那些未凉的旧梦
像窗台的悄然开败的紫罗兰,昭示着梦一般的年华早已不再
然而,那一轮初升的新月,总捧着那份痴心
温馨成下一个花期

借一场雨
打湿今夜
留下一双凝神的眼
去相信、去包容这个灵魂出轨的夏天
我掏出满腔的愿望来哭掉
然后将郁闷生生的吞回肚子
轻轻的 狠狠的
留下了一丝刺痛
伴键盘飞舞出点点的忧伤

是谁带走了我的脚步
掉进那一个我未能感知的另一半天空?
我放下思想,包裹好诗句
依然乘着夜色偷听风吟

2008-08-03  零时17分 稿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