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如你所见。

如你所想。

一个不屑的眼神,一根点8的中南海,拖鞋短裤,然后挎着脏兮兮的背包在午夜的人大里游荡。记录下这般张狂的灵魂在寂静里慢慢被吞噬,是路灯下舞过的倒影,满纸孤独,
却一言不发。

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盛开在淡蓝的夜空,盛开在满树苍翠的心中。如你所见,如你所想,岁月反复的流过指间,只是从来都没有人抓住得了真实。

荒凉呐。

那天站在人来人往的教二门口,光哥熄灭烟头弹在地上,狠狠的跺了一脚。然后回过头
来,对着我面无表情的说。

吴文英长叹:两岸落花残酒醒,烟冷,人家垂柳未清明。

而我只是笑。

落子无悔,莫知吾哀。

作者:未知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