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只狗,差点就要了我的命!

我很庆幸现在自己还能在这里写下这些文字,从我的身体从车子上飞出去的时候,我以为——我完了!
躺在路边,我能感觉到自己的嘴里流血了,但人还是清醒的。我近乎六七秒钟不敢动弹身体,因为我怕,怕身体某部份已没有知觉!但还好,嘴里的血是擦破嘴皮流的,手脚也破了破,在流血,但身体没有什么事。
我站起了,第一件事就去拉了拉摔在我前面一米多远,没有动,只是不断地低声呻吟的表妹。
她把我吓怕了!满嘴都是血!我扶她起来,看了看,还好,还能站立。问她有没有那里摔着了。
她第一反应就是:毁容了!我掏出纸币,给她擦止好血,再能出钱包了备用的止血贴贴好伤好。
我顾不上仔细检查车子有没有破,只是知道还能打着火,强行把摔歪的车头掰正一点,就开回家!

回到家里,我仔细检查伤势:左眼眉上下,上唇,右手、左脚都擦破了皮,於血斑斑!门牙也摔破了一个缺口——痛!
我躺在床上平服自己的心情,开始痛恨那两只肇事的狗!
它们为什么要在我开车经过的时候互相打架追赶?为什么偏偏要窜到我的车面前?
害我还没来得及反应,车子就从狗的身上压上去,失控,接下来就是随车子飞出两三米的路旁!

我庆幸自己一向开车都低速。要是当时以五六十公里的速度开的话,可能就完了!!!
肇事的狗也好不到那里去,想必也活不过今晚。
但它的死,并不能让我可怜它们!
我想,当车子从狗身上辗过,到车子失控我俩飞到路边,再到我幸运地站起来,我就只能在两个决定中对狗作出以下选择:要么发狠地吃狗肉,要么从此不再吃狗肉……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