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死活不认账的学生还是头一次碰到!

今天上课的时候,台下突然响起短暂的手机信息声。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这是我这个学期以来,第三次听到这同一段信息声!
学校不准学生带手机,但学生手机放在宿舍不安全,所以一般老师都默许学生带手机到教室。
我也一样,但带来可以,绝不能在课堂上响起手机声——不管是什么理由!
一旦机响,没商量,立即没收!什么时候还?不知道,学生表现好了,我心情也好了,许兴会快点。

今天这段铃声,已不是头一次响起了!前两次我没注意,没抓住方向,抓不了。
这次不同,我锁定了铃声响起的方位——第三组最后三排!
这次我决定要抓一抓典型——来个杀鸡敬猴!
我问是谁的,没人吭声。也罢,为了不影响大家上课,我就让第三组后三排六个同学到我办公室。

人都到齐了。
我扫了一遍他们,轻声问:“谁的?”
三三两两都说不是自己的,要么就是自己手机没有那铃声,要么就是手机没带,都有各自的理由。
我细细打量着这六个人,其中两个当即拿出的机,说自己的机真的没有这段铃声。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其中一个手机就响过。
但这学生平时好学,老实,怕事,想必是忘了关机,所以当时我放了他一马!
结果,我先审他,我叫他开机,把铃声逐一调给我听。终于让我找到那段熟悉的信息铃声!
我当时真不敢相信是他!因为我问了他很多次,是不是他机响时,他都很坚定地说:“不是。”
但我问他是谁的时候,他又有难言之忍那样。这时候,转机出现!
我在狠狠迫问那个手机里有那段铃声的学生时,其它五人中四个都不张声,
只有另外一个百般在为那学生开脱,说有这段铃声的手机很多啦,什么什么他的手机也有这段铃声啦等等……在我问他要手机时,他都一口咬定:“没带!”我厉色盯着他看时,他眼神分明不定!到此,我心中有数。

我让其被查出手机者和帮他开脱都留下,其他人回去。
我就对着这两个人,不断地迫问那个被查出手机有相应铃声的同学,但他始终说这次真的不是他。
我一边迫问着,一边注意另一人的反应。
等差不多时,我叫那个帮人开脱者回去,再缓下声问:“是不是他的机响?”
他犹豫不决!我盯着他再问,他就点了点头!终于查出了。

我立即叫肇事者来,问:“是不是你的?”他还是很肯定地说:“不是,我没带机!”
我跟他说:“同学都指出是你了,还不认?”他说:“谁说是我,你叫他过来。”
我知道,他在利用我不想公开公出他的同学的原因,向我开炮!

他好像抓住了这一点,和我死缠,死活不认!
没办法,看他那架势,死都说是我冤枉他!
我只好叫那同学来,两个人面对面,我说:“现在已经确定是你们两者之中的一个。”
着接我问被叫来的同学:“是不是你?他说不是!”
所以我对那个肇事者说:“听到没有?他说不是他!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但那小子也牛了起来:“噢,他说不是他就一定是我了?”

我没办法只好叫他班主任打电话给他家长,叫家长来!
毕竟,到了这种情况,已经不是只是没收一部手机的事了。
这关系了我和那班主任究竟有没有冤枉他的问题了,这必须要向他家长解释清楚!
因为这小子在和他老爸通电话时还口口声声说没带机,说老师就是要冤枉他!
呵呵,没办法,我只好再叫那同学来,当着面问:“我最后一次问你,你只回答是或不是就行了。当然,如果你承认机是你的,那你交你的机上来就行了,如果不是你自己的机响,你得老实回答!机是不是XXX的?”那同学犹豫了一下,小声说:“是!”
结果那小子脸色难看了!我以为这样他就不能不认了,结果呢?
他又冒出一句:“你怎么就信他?我前两天跟他闹别扭了!他的话你能信?”
我狂晕!!天底下这种烂人我还是头一次见!
我也不管了,一拍桌子,厉声到:“好!你不认,行!只要你不承认这事,
不向全班同学、向我道歉,我的课你不用上了!这个学期的课不用上,下学期也不用上!”
他见有了人证,我也把话说绝了,就没话可说了,低着头,像条死狗一样呆在那里。
这时候,他爸响了班主任的手机,班主任和他爸说了,同学都指证是他干的,我们老师没有冤枉他,只是他死话不认。可能是知子莫若父母吧,那小子就接过班主任的电话,也不知道他爸和他说了什么,只是他当时已没有当初那牛样,点头认了!!

唉……真他妈的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像这种烂人,如果这次不切底抽他出来,下次他还会不认的!他的班主任就说过他有叫别人冒充家长给老师打电话的事!跟他磨了一个多小时,但值得!我相信这下教室没人敢开着机上课了!

1 条评论

  • jacey 2012 年 3 月 1 日 回复

    我觉得应该保护好指证人 别让学生当面对质 这样会恶化他们之间的关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