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落花,几经梦回

深夜十一点零三分
天,好冷!像这种不下雪的冷冬,南方的人儿早而习惯为常。
还不想睡,也并没困意。自个儿愣在屏幕前,胡乱敲击,胡乱地自我抒怀,
像一个被宠坏的孩子,肆意地咀嚼棉花糖般的夜。

似看落花,我半天无言。
耳边漫着轻轻的情歌,让人渐越迷醉。
我有一种坐在冬夜里作梦的感觉……

没有做梦的习惯。
在我认为,做梦是非常不好的事,很费精神还不说,一觉醒来,即便再华美的幻境都会远如逝水。
偶然正儿八经地梦一回,想起一些早已忘记或曾试着忘记的一些事一些情。
在这当中,有值得思念的微笑,也有不敢对望的眼睛;有值得回味的点滴,也有不愿提起的过往。
这些似水般的流年,在思潮汹涌的夜晚下,澎湃……

不知是主观意识还是客观原因,我现在正慢慢地忘掉一些事情。
这可能并不是因为自己的善变或是善忘。
一路风雨,总有一些情节深沉下来,也总有一些随水东去。
或许抛掉一些无关痛痒的零碎,那些让自己彻夜不眠心事才会更加清晰。

苦茶一杯,香茗几片
沉默的夜似欲撕碎人的言语
在这种意象里,一根烟仿佛可以燃烧整晚的孤寂
人都说,吸的是烟,抽的是寂寞。
不知道到底是烟寂寞还是人寂寞,我突然间有挣脱这种束缚的冲动。
童真泛泛的那段记忆,已满是尘嚣和霉点
谁叫上帝给我天使般的灵魂,却没有给我飞越痛苦的翅膀呢?
浸染中沉沦,是为了麻醉的畅快,还是为了飞翔的梦想?
一种悲切,相拥而泣,然后慢慢离散……

人应该畅想未来,而我,却常常缅怀过去
选择一个时近黄昏,路无行人的光景,让自己迷失在那个村口
墩座在大榕树下被岁月风干的面容,带我回到那段属于自己的成长
我想,背着鱼篓,拿着钓竿被养殖场里的那条黄狗追着亡命般地翻过几遍蕃薯地的童年是怎么也无法让人忘记的。
只是时间是如此脆弱,还没等那个站在杂货店窗下,紧紧握着那几块压岁钱,不知是买一支玩具手枪好还是买一个变型金刚好的孩子再作几翻犹豫,一段童年就从此天涯……

在梦里,我都不敢面对一些曾被自己抛弃梦想、一些被背离初勿
那童话式的开始,那浪漫般的过渡,那潇洒的好聚好散,都会慢慢地变得没有意义
落花也好,流水也罢,都会被时间慢慢的淡漠,风化
而那些温存的悸恸就保留起来吧,留给记忆慢慢品尝

正如今夜

2008-01-06 23:53:15

1 条评论

  • 冰凌1987 2012 年 3 月 19 日 回复

    文字很美,像享受静夜,又如品味孤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