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2007

30号,也就是昨天,我上完一二节课后,厕所都顾不得上,就开着摩托飞回去喝一位很要好的同学的新居进伙酒了!这也并不是我这辈子都没喝过喜酒,偶碰到一回,就值得自己厕所都不上就飞车回去,是因为前一天同学就催着我回去帮他忙了!也是,办喜事嘛,多少人手都是不够的。但很遗憾的是,我并未能提前回去,因为那天有早课。所以我只好上完课就匆匆起行。
喝完喜酒,就回家了,想想,也真是有许些日子没回过家了。
侄女侄子元旦放假就到他外婆家了,家里只剩爸妈和我。因为这次回得比较匆忙,衣服没带都不是什么大问题(家里还有),最要命的是那供晚上消遣的收音机都没带回来。没办法,想起自己昨晚命拼看着无聊的电视熬到差不多十点就躺下床,仍是辗转反侧!
第二天老早就醒了,是被冻醒的。因为我把家里的一张被子带到了学校,新的又还没买,只能将就。但奇怪的是,昨晚经过本人精密布置的防寒措施之后,躺下床未能入睡的时候,分明还感到暖得有点燥热的感觉的,怎么第二天早上就被冻醒了呢?虽然老早就醒了,但我还是熬到将近十二点才起床,这也并不是原因我真的懒成那样,是因为起早了,也找不到可干的聊资。在这种情况下,躺在床上,时间应该会过得比较快一些。
经过昨晚百无聊赖的煎熬,今天我就决定回学校了。因为我不想像家里的那只鸟那样,呆在一个笼里,吃饱就睡,醒了再吃。没留下来陪爸妈过完元旦再回校,是狠心了点。但我知道,看到我闷成葫芦,想必他们也不会开心的——哈哈,越来越会为自己的不成熟开脱了!!
一路狂奔,好冷!寒风中的我,还有我的爱车。
好不容易回到宿舍,赶紧冲了个凉,暖了下身子,习惯性地打开电脑。看了NBA回放——湖人对爵士的比赛。途中接到了远在大连当兵的好友豉油哥的电话,知道他快冻成雪人了!想想当时我们在高中的光景,很值得回忆。我除了泡妞外,几乎都与他泡在一起了!一起打饭,一起打球,一起冲凉,天冷了挤在一张床睡……那时,同学都笑称我们是两兄弟!呵呵,真如兄弟!我们从认识到现在,都没有为什么事而红过脸!当然,这除了他皮气好之外,还有就是:当我发皮气时,他愣在一旁受气;当他发皮气时,我也看在不够他打的份上,愣在一旁欣赏他像个男人一样地发火!哈哈……都不知道他何时能回来,我结婚时,还要他当伴郎呢!但愿他的军营之梦能顺风顺水了……
回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继续找《第一次亲密接触》这部广播剧。找,并不是自己没听过,原来是有的,但那时以为听过了,放着也没什么用,就删了。我人就这样,没事就喜欢给自己电脑里删东西,而往往是删了之后又会想着要用,结果又得在网上疯找!!这不,都找了几天了,只找到国语版的,和一个广州电台版的,而最经典的珠江电台版的找是找到了,但只下了七集就不能下了。还好,终于让我在2007年最后的几个小时里把它们全找完了!到时经整理后就放出来,供到访的朋友回味回味~~~确是很经典的一部广播剧。
看看时间,2007也快要过去了。想想大学时候,这个时刻是必定有些同学在钟楼下弹唱,以这种方式作新年来临前的倒数。不知此时是否也一样?
别了,我的2007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