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你是否会遗忘?

第一次,第一次见到自己的同事哭,而且是从课堂里跑回办公室哭!
这使我们几位在办公室闲聊的同事一下子愣住了!!无声,气氛好尴尬。
因为我也教着那个班,所以我立即连同班主任到班里看看。原来不是学生闹堂,是因为那老师上课的时候说到清明节,突然忘了清明节到底是4月4号还是4月5号。结果被一学生当堂说她不孝顺!这使得一向很孝顺的女同事感到很委屈,情绪一时失控,就出现了上述情况。(那女同事自己也说,自己今天的情绪不是很稳定)
对于此,我没有什么可说的,学生的出言不逊(或许是无心的笑言),令当天情绪本不稳定的女同事如同受到社会传统道德的谴责。委屈,潮水般涌上心头,泪水串串……
遗忘,是否也要扣上道德的枷锁?
我不知道,如果是,最先受到谴责、唾弃的,将是我!因为我不仅记不住清明节是什么时候,还好多年没有在清明节时给我的先人上过香,烧过纸钱,叩过头了!真的是好多年没有这样了……但我从不认为自己不尊重先人,不尊重传统的社会道德。而是我始终觉得,缅怀,应该有很多种方式,并且不管以何种形式,只要诚心,都应被尊重。
话题既然打开,我还真想问问,那些年年参加清明节祭祖活动的人,是带着何种心情,何种目的去的。“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若断魂”,年年清明,也间或会细雨纷纷,但后句里夹着的衰思,竟也逝者如斯!鞭炮烟声笼着的不再是众人对逝者的衰伤与思念,而是一种喜兴节日里的欢笑。借祭祖大吃大喝,如同野坎聚餐大有人在。
我没有见过我爷爷或奶奶,因为在我还没懂事(或是在我还没出世)的时候,他们就走了。
我也实在是好多年没有在坟前给他们上过香,因为多年的清明,我都在外念年。
但每每在听人讲着自己的爷爷奶奶的时候,我都会问父母一些关于自己爷爷奶奶的事情,并在脑海里描摹他们的容颜,想像一个他们都健在的童年里,我是否会获得多一点痛爱和多一些爆米花……
逝者如斯,我们不能停留在过去。
清明,只是传统的道德文化给我们一个共同追思先人的日子,但不是唯一的日子。
我认为,缅怀先人的时候,每一天都可以是清明……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