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地成牢,困住情伤

壹、

有人说,幸福是真实存在的。
我却说,幸福是传说。
有人告诉我,永远会很远。
我却知,永远是谣传。

同心而离居,忧伤以终老.人生若永如初见,换千古,莫相摧.
我在书里看到这两句话,于是很喜欢的把它们藏进我的签名档。

同心不同在,亡魂同离恨。人生不能如初见,所以那些千古誓言,只可听,不可信。
没有什么是不能摧毁的。包括自己的心。自己的身体。

贰、

我说。
若是再不相见。我信我可以做到心如死灰。
若是再不相见。我信我可以一直微笑如花。
若是再不相见。我信我可以忘却那些伤痕。
若是再不相见。我信我会骗自己其实不痛。

……

若是再不相见。如何再不相见。

当我辗转彼岸。终倏然发现了自己竟只是个戏子。
在你的生命里,我连过客也挨不上边。
不过是戏子,演你的戏,丢自己的心。

于是尸横遍野。我无处安栖。
我只是一个戏子。不被你当真的戏子。
我只是个戏子。一路按着你的痕迹演下去。待到转头才发现,除了你给的剧本,我还加入了自己的戏份。
而我,终究只是戏子。

你的眼里。不会有戏子。

若是再不相见。若是再不相见。
如若再见。
怎办怎办?

叁、

总是感觉累。
不知道究竟是身体不好还是心情不好。

感冒,似有似无的继续着。
字却开始写得很凌乱。

我知道我一开始就注定好了不是写字的料。
我知道的。
一直一直,将来忧伤注进文字里,千疮百孔,不留半点出路。
这回,终于将自己成功的困死在这当中。

原来这世上是有很多事是注定好了的。
谁也逃不了。
命。便是命。企图逃过宿命的伤,却落得更痛。

云,终只能化成雨。
我不是我。你不是你。自己不是自己。

我是个卑微的空洞。
一片荒芜。

是谁的心被丢弃,独自在风里哭泣。

我在原地画个圈。从此锁住对你的思念。
那些繁杂的想念,一点一滴的在圈里明显。
守住这个牢。忘了今朝。

还要多少。还欠多少。
我那些青春抛尽,还要拿什么来偿还?

你不要的。我想给的。
为什么总是不一样?

画地为牢。锁上谁的心,丢了谁的情。
没有谁一生只为谁。只有谁,一生负了谁。
我在这边苍老。不复昨日明媚如花。
你在那端轻叹。不似他朝微微一笑。

那一个转身间。丢了什么。少了什么。

是谁将我的心丢掉。
从此不知今朝他日。任凭风雨。

肆、

也许,从一开始就不应该表现出自己那么多的在意。
然后我的永远也许就不会那么轻易的葬送在你给的措手不及的结局里。

许许多以为早就从心里走出去的人到头来才发现依然在心底温暖着。
许许多多曾经的天荒地老断送在我莫明其妙的别离里。

你们知不知道心落空的滋味?
细微如虫啃。密密麻麻的缠在胸口。不停地婉转来去。

你们也许不知道。所以你们勇敢的来去。匆匆经过我的生命,再奔向他方。
你们都说我坚强,所以你们都以为我不会疼。是吗?

终于最后,所有的记忆全部重叠在一起的时候,我看到了那个可以让我倾尽所有的笑容。
谁爱上谁。谁离开谁。花开的声音祭奠了谁。

你说。究竟需要多大的勇气,才能将忘记写下?
我说。岁月不待青春尽,空留花影照苍白。

如此,不知所云。

伍、

如果可以就此沉迷,不见阳光。让我忘记你,让我记住你。

你说,你那样笑着对我说你想远行。没有半分不舍与愧疚。
那么好吧。那就离开。用一根冰淇淋在100摄氏度高温下的融化的速度离开。我不会心疼。因为我不想哭。

让我们都试着放开手,微笑着,原谅。 是你路过了我的眼睛,还是我遇见你的背影。都已经是不重要的故事了。我等着你说。说你不爱我。我等你,说不爱。从此绝了我的心。断了我的念想。 你说。你说。不爱我。便好。 原来,也不过只是绝了心,再不想起。

我是你的过客。你是我的生命。原来最痛的事,是自己身为戏子,却不知身在何处。我在你的世界里不过是戏子,心碎的时候才得知自己是你的游戏。为谁生情?为谁绝意?我以为我可以先离开,这样就会比较不疼。我怕你也会疼。

相爱仿若前世,离别却在今生。他年,你若终于忆起我,会否捧上一把花,纪念这段被你遗忘的爱。

他们说。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一声叹息,落下幕来。

陆、

就此流离。
我的爱情,从此流离失所。无处归依。

是谁说的。 幸福, 纵使刹那, 也抵得上所有的苦。
你转身离去,而我还在此岸孤独守候。我无处安放的青春,四处离殇。
我在天涯唱遍繁华。你在何处问殇落花?
我们被误解从中穿越找不到故事的下一页。于是我画地成牢困住情伤。再无半点念想。

亲爱,让我给你一场盛筵,偿还你一个情愿。从此萧郎两路,人各天涯。

柒、

我们终于走失了彼此的方向。
你再无归期。
我亦迷了去路。

我已经让青春散场,如果生命可以提早终结,我不抵抗。

如果流离的尽头,望不见苍茫。
那么心也成殇,装住绝望。

—-END—-

作者未名,著作待认领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