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起了大学里的一些破事

一、关于作业
记得大学一年级第一学期的时候,还保持着高中那种优良的学习传统。按时上下课,作业都是老老实实地做,按时按点地交。记得有一次做物理化学作业,折腾了老半天都没什么头绪。当然,这原因有几个,一是物理化学本来比较难,二是自己上课总是不专心。没办法,只好到图书馆里找资料。老天对我真是不薄,还真让有找到了完全一样的题目,并且有详细的解答过程。欣喜之后立即动笔,刷刷刷地完成了。但作业本发下来之后我就傻了眼了,我照着资料书里抄来的解答过程竟然全让老师打叉了!这一次切底改变了我的人生观和价值观——从此以后,我都不再做作业。

但是要知道,作业可以不做,但绝对不能不交的。经常不交作业的后果很严重,为了几百块钱的重修费着想,不做也得抄!而后来的事实证明自己当初的决定是多么地有预见性,因为第二学期之后,就基本没有男生会自己动手做作业了。偶尔有那么一个两个自己动手做的,多半都是受了感情上的挫折而发奋一个、半个小时的人。男生都懒了,可女生还是很勤奋的。如果第二天要交作业,今晚就得打电话到女生宿舍了。男:“喂,什么情况?明天要交了喔”,女“急什么急嘛,这不正在做吗,一会做好通知你们”。等那边来电话了,就得派人过新区那边拿样本(当时男生住旧区,女生住新区,相距2公里)。如果实在没有人肯去,那就得找一下,看有没有那个鸟人在女生宿舍1公里半径范围内拍拖的,就叫他回来时顺本拿作业样本回来。如果实在找不到人去,那就得明天上课时间抄了。再如果实在懒得不行,抄都不想抄的话,那就得自己借辆破自行车,带上自己的作业本,一路地响到女生宿舍楼下。拿出手机,找到平时和你最要好的那位女生,拨她的电话:“你现在下来一下,我就在你宿舍楼下大门口。”记住,说的时候口气要严肃!这时候,我可以用生命保证,那女问都不问原因就会跑下楼来见你的。因为三更半夜地,你借辆破车从旧区冲到新区里找她,并且说话时语气严肃,那女的十有八九以为你要当面向她表白。这种情况,即使她对你一点意都没有,她也会下来满足一下她的虚荣心的。

见到人之后,深情地望对方一下,然后递上你的作业本:“做作业的时候给我也抄一份,行不?”这时候,对方肯定一万个不愿意,因为你这举动大大出于她的意料。这时对方基本上都会教训你一顿:“你也太懒了吧?不做也就算了,抄也懒得抄?这事你死了这条心吧。”虽然对方语气看起来很气、很坚决,但越是这样,你越不能退缩。这时候,你就扮着一副很无奈、很失落的样子,说:“你看,我都拿来了,要不明天上课我给你打份早餐?”“行了吧你,谁希罕你的早餐呀!”我估计都是这种反应,接着:“不是炒粉喔,是汉堡包喔?”“汉堡包也不行,说不给你抄就不给你抄,将来还为人师表呢,都学这套了!”虽然她在鄙视你,但你不能就这样退回去:“不是小的那种,大的,三层的那种!”“唉,都说不行啦,我还有衣服还泡着的,我回去了。”当对方想转身在,你必须立刻加码:“外加一支蒙牛!!!”到此,这事就成了!

第二天,你不能立刻就给她买昨晚承诺的营养早餐。穷书生,生活费本来就不多,一个三层大汉堡加一支蒙牛,基本上是自己一天的伙食费了。如果算算饭卡里的钱净吃素菜都只能勉强熬过这个月的话,那你也只能给她买份一块五的不加肉的炒粉。虽然这样会有点小气(对方也会生大气),但没办法,穷生奸计,富长良心,总不能月底天天喝实验室里的蒸馏水度日子吧?第二天,打好炒粉,在进教室之前必须要乔装一下:把头发弄乱点,衣服上面那一两个扣解开,然后一手拿炒粉,一手抱着书,气喘吁吁地冲进教室。到她前面时,把炒粉递给她,然后十分抱歉地傻笑:“睡迟了,呵呵……”。傻笑真是个好方法,当你遇到你不能应付的事或者人,傻笑往往会给你留出很大的回旋余地!当然,即使是这样,但她还是很生气的——从她吃你那素炒面的表情你就可以知道。

当然,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等你下个月粮草已进时,你必须兑现你的诺言!这时候兑现的时机也很重要,不能再在找她帮你抄作业的时候帮她买了,而应该选择在不用她帮你抄作业的时候。为什么这样,你想想,她上次帮你抄作业你才打份不加肉的炒粉给她,这次什么都不用她帮你做,你却买了一个三层汉堡外加一支蒙牛,她还有什么不原谅你的理由?而且你这样做只是兑现你上次的承诺,又没有把损失扩大,何乐而不为?这种情况下,对方多半会心花怒放,一边啃着汉堡、咽着蒙牛,一边像个男人似地拍拍你肩膀:“以后的作业,你实在不想抄,就拿过来吧,不过要早点喔,上次人家洗完衣服都快一点了!”这时候,你得连连道歉,像个孙子似的把她供成老祖宗。

二、关于逃课
大学里都流行这种说法,说如果你不经历一次失恋、一次逃课、一次重修或补考,则你的大学生活不会是完整的。这狗屁定律其实只说明一点,上面这些都是非常非常常见的常事。但我可敢说,我大学四年逃课的次数都不够人家一天逃得多!我记得是两次,一次是逃课看NBA总决赛——湖人对活塞;另一次是新生入学,我去接我女朋友(现在是我老婆)。我基本上不逃课,这并不能说明我很上进。而是因为我觉得,不逃课我又能干什么?在教室里还有个伴,逃了,说个话都没人。我去上课通常都不用早早去占位置的,因为进门第一列最后靠后门的那个位置肯定是我的,四年来,从来没有人跟我争过!(唉,真没出息,这都牛B一下!鄙视一下自己)而在我座位的周围,通常都会有一些不怕死的女生坐在那里。我不管她们高矮肥瘦、善恶美丑,坐到我傍边了,就没完没了地和她们说话。即使是一些无聊透顶的笑话,也足已让我们乐好一阵子。有时候笑得大声了点,讲台上的老师刷地登我们一眼。收殓之余还不忘提醒一下自己:“我们在课堂里说话,将来会有报应的!”果然,毕业工作第一年,报应就来了!

三、吃饭问题
大学里的饭堂是很不错的,干净、也便宜。不像初中高中的饭堂,老板承包前都是办养猪场的。大学里的饭堂往往会由不同的老板投标承包。这种良性竟争下,作为学生就有很多选择的余地了——那里便宜吃那里,那间好吃吃那间。但你别以为大学里的饭堂就是你家开的那样,即使是在文明程度最高的学府,饭堂里的悲剧仍然时不时地上演着。比如饭堂为增加我们的营养,通常会在菜里夹着苍蝇、菜虫来提高菜的蛋白质含量(还好,没直接加三聚氰氨!);或者是打一份黄瓜炒肉,一不小心掉了一块肉,就只能吃到黄瓜!饭堂很多,但属鹏园饭堂最具个性。一共四层,层数越高,消费也越高。一层民工水平消费,二层平民百姓消费,三层小资主义消费(自助餐式),三层资本高消费(酒店式)。层数越高,打饭女员工也越年青,也越来越漂亮。如果遇到漂亮的MM给自己打饭,一般都会装着没想好要什么菜,或者故意意一些菜式的价格,以此来拖延时间,可以多看那MM几眼,多说几句话。在这种场合下,排后面的男生一般都不会有太大的怨言,都是男人嘛,理解!而我这种穷书生,只能到一、二层消费,对面一些老阿姨给打饭了。我记得我初来大学的时候,有一间叫风味餐厅的饭堂(后来拆了做羽毛球馆了),属于大学里民工型消费水平的,里面有一位打饭的胖阿姨特逗。每次轮到下一位的时候,她总会拿勺子一敲,表示轮到下一位,哈哈……

我还是属于比较幸运的那一批师范生了。因为我搭上了国家对师范生学费、生活费补贴的最后一届。毕业后我算了算,我读四年的学费还不到一万四。想想现在的大学,一年都不止一万四了!并且国家每学期还补三百块生活费,直接打到饭卡里供饮食消费,不能兑现。每学期发放生活补贴的时候,也就是我们集体提升伙食质量的时候,这时候也就有了上三楼消费的底气。

四、关于上课和考试
大学里真是TMD自由,课多是学校的事,上不上是你的事,只要期末考试你过关就得了。所以逃课就成了必然!什么课都可以逃,但是学期里最后那节课就不能逃。因为老师一般都会叮嘱大家,下次要叫大家都来。我们都明白老师的用心良苦,那天都会早早地起床、吃早餐、占最有利的位置上课。最后一节课,人真是多,可谓门庭若市!连老师都惊叹:“原来我教的学生有这么多!”这节课就是老师给我们划期末考的范围和考点,只要你来了,过关是没问题的。因为大学里平时都不学习,只有离期末考最后一个月或者两三个星期才会拼命地啃书!有一些难的课程,老师也有自知之明,考是没什么人考过的,干脆开卷考试。

考试的时候不编座位不排号,随便坐。这就为不学习地同学提供了一个极其重要的机会——傍边一定要有一位勤奋好学的女同学!我记得有一次考试,同宿舍的“大个子”有一次考试靠着一位复习考研的女同学坐,使得他异常地兴奋:“这一科有着落了!”考试的时候,他刷刷地第一个交卷了,全宿舍人羡慕中。可等大家考完回到宿舍的时候,他却一脸黑云:“MD,以为有得抄,谁知道她做一题盖住一题,只好乱填交卷了!”说完,大家捧腹大笑,更要命的是,宿舍另一位帅哥上次考试的时候,也是坐那女生傍边,却没有遇到大个子这种倒霉运!看来,长得帅是很有用的!

课不去上,作业也抄人家的,如果连试都考不过,那补考就补定了!补考一般都是抓最后几位。但你也不要因为最差的不会是你而沾沾自喜,因为那些比你差的可能平时拍老师马屁拍得响,也会送个礼什么的,不抓最差抓次差的是分分钟有可能的事!我就遇到这种倒霉事一次!!考试不能作弊,如果抓到,后果是很严重了。一不小心遇到学校里的“十大名捕”之类的老师,不要说补考,重修都有份。所以只能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了,傍窥是很好的办法,因为老师没有证据。我有一次用阳江话问前面一位老乡答案,刚问几个那监考老师就用阳江话批评我来了:“平时不努力,现在就抄人家的!你呀你!”一时间,和那女同乡暴汗!唉,世界也太小了,监考老师竟然也是阳江人!

补考是不怕的,不用交钱,复习一个星期就能过。毕竟,补考不是因为智商问题,而是懒惰。但补考不过就得重修了,重修可要惨的多!要交几百块的重修费还不算,第二年还得跟师弟师姐一起上课。虽然没有重修过,但想想也会知道什么滋味:那些师弟师妹刷刷地望着你这位上年纪的师兄,竟然还戴眼镜,一幅老色狼的模样,来和她们一起来上课,居心昭然若揭!那种难受滋味,但凡有一丁点自尊心的都能体会!

五、关于社交活动
可以说,我大学里做得最正确最明智的决定就是没有参加什么社团、协会。后来才知道,那些鬼协会,全是缺钱花的师兄骗师弟师妹钱花或者想泡小师妹的一种最常用的方式。一般就在你刚入会的那个星期交了会费之后会上一两次课,然后就音讯全无,处于自行瓦解状态。等到快期末时再收一次钱,搞个野炊,一个学期的协会工作算完成!大学里时间多,所以什么狗屁节日都拿来庆祝一下,热门一番。所以几乎几晚都会有人在球场搞PATY.或是学生团体组织的乐队在搞演唱,又或者是周末商业一条街里搞什么试饮试吃的卖场。不过这些对于我来说,都没什么用,因为我不会唱歌不会跳舞,与社交活动格格不入。如果大学里我这类人多了的点,整个大学生活基本就没有什么意义。我只会整天窝在宿舍里,对着那台电脑在骂:“什么破学校,电表总比网速快!”

学校里鸡里叭啦的活动我是极少围观的,但班里的集体活动我还是比较乐意参加,至少有吃有喝嘛!大学里的班级,是学生干部管学生。说是管,实际上也基本处于无人看管的状态。只要你的行为或言行没有严重影响到学校的声誉或者触犯法律,都不会有人理你的。所以一到周末或者什么假期,就会组织一下班级活动——什么团活动啦、郊游啦等等。通常是一玩就是一天两天,第二天回来集体逃课,在宿舍休养生息。睡饱后洗个澡,找出仅有的一套干净的衣服(其它都没洗),第二天再重新做人。

六、后记
很久没写过这么长的文章,这算也是我自“离开了便迫不及待地想起……”又一篇关于大学里的回忆录吧,真希望自己再年轻一次,再漫步在大学校园里的默默余辉、校园小道上……

7 条评论

  • 阿司匹林 2011 年 12 月 13 日 回复

    看来大家的大学生活都是差不多的哈

    • 阿柯 2011 年 12 月 13 日 回复

      嗯,应该都是了,哈哈,现在回想起来,觉得很好笑。。哈哈

  • 象牙塔 2011 年 12 月 13 日 回复

    看来我是乖宝宝一个!

    • 阿柯 2011 年 12 月 13 日 回复

      你先别说吧,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哈哈,,

  • 猪头博客 2011 年 12 月 13 日 回复

    我现在就在经历着 。哈哈

    • 阿柯 2011 年 12 月 13 日 回复

      呵呵,你还是在读的大学生呀?我都毕业五年了。

  • suN 2011 年 12 月 13 日 回复

    大学生活 ,, 哈 :mrgree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