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见到火车,是如此地接近

说起都不怕别人笑话,本人长这么大没怎么出过远门,根本不需要坐火车这样的远途交通工具。对于火车的理解,仅限于电视和报刊这些媒体。早几年本市终于都通了火车道了。一条长长的铁轨横穿过325国道的桥下。但这仅仅是兴奋了一下就让人遗忘,因为这条火车道只是货运车道,在本市根本没有上落站,当然也不是载客的。

每次回老家或者从老家出来,都跑325国道,每次都经过桥下的铁轨或者饶道走时会直接从铁轨上横穿而过。但每次都仅是车声和风声从沉默的车轨中呼啸而过。我曾感觉是一条被遗弃的铁轨,甚至连它是否已经通车都作过怀疑。

记得读大学时,校区的南区有一条火车道,是客运的,常常能听到火车的汽笛声呼啸而过。经常会有一些设法寻找悸动的同学,会到那沿着铁轨一路徘徊地走着,就像三重门里的句子“沿着铁轨流浪”。而我,没有对这种时尚追风,也就未曾有踏着铁轨去流浪的时光。

而在上个星期日下午,我从市区饶道回老家,那条路是要横穿铁轨的。和以往不同的是,这次在车子行近铁道路口时,发现塞着长长的车龙。我以为前面发生什么事故,左穿右拐地窜到前面,发现铁道路口两边的铁杆都放下栏住了路。我一下子明白了,有火车即将经过!阿柯那时真的阵兴奋呐,终于可以亲眼看一看火车呼啸而过的豪迈场境了,并且还是这么近的距离。

在等火车经过的时间里,我脑海里就浮现高中听广播时,本土主持陈怡静有档叫《今夜静依然》的节目,那个节目的版头就是一由远及的的火车汽笛声以及火车展过铁轨时的“喀嚓、喀嚓”的节奏声,在夜里特别有感觉。此时,我就期待当时那种感觉能在此时在我眼前重现,好兴奋。

火车终于来了,但没有长鸣的汽笛声,只是短响一下就慢慢地展过。我就在栏杆旁,火车头喷出的味道似呼都能闻到,铁轨被展过时的振动看得很是清楚。喀嚓、喀嚓的声音最为真实。货运的火车,车箱不多,就十多节吧,慢慢展过。可能是我过于靠近或者是车速过慢的原因,我突然有种想攀爬上车箱,跟着火车一路趟过铁轨的冲动。那样,当火车到达终点,也就是我人生的另一个起点。呵呵……可惜,以前没有流浪的悸动,现在没有流浪的勇气。

---------------------------------

“我预感,我将要沿着铁轨流浪

两条铁轨 千行泪水

风起时

它沉静在大地暖暖的怀里

酣睡着 酣睡着

这样凄悲的夜啊

你将延伸到哪里去

你将选择哪条路

你该跟着风或是那片云”

——韩寒《三重门》

1 条评论

  • 李超 2012 年 5 月 29 日 回复

    我真服了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