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天两年

就在2014年最后一天,我的元旦假期就可以开始了。但出于对学校工作的支持,我还是回到正常的工作岗位,和同事们一起放假。记忆中每年的最后一天以及第二年的第一天,我都会收到很多学生的祝福信息。但今年是个例外。这并没有让自己有许多的失落感。毕竟角色已发生变化,时间会冲淡一位教师在学生心中的影响。可能是今年收到的短信少的原因,对罐头短信少了很多抗拒,但还是不想回复。在回复其中一位在教的女生短信时,我没有祝她学习天天向上,而是祝她越大越漂亮。因为我永远都坚信,称赞一位女性漂亮远比称赞她聪明来得有效。结果对方回信息“马云说事业与相貌成反比喔”。我再回复说“智慧可以和美丽并重”。回复之后,我忽然觉得,其实马云比绝大多数男人成功,其主要原因还真是他比绝大多数的男人都长得丑。如是这般, 达到平衡。

新年的第一天,是比较郁闷的。本来以为老婆和侄子约好了,一家人回乡下焗红薯。但开车回到之后,小侄子放了我们一车人的飞机。没办法,只好回到村下,带儿子在田间走走,感受一下大自然的气息。当晚,和同事约好了带小孩回同心玩。这可能是我到三中之后,第一次回到同心吧,差不多时隔一年!这一回,感概颇多。想想当时青涩的自己,站在讲台,对着一班陌生的学生和那么多听课的领导、老师,开始了自己在同心的第一节课。曾经以为自己会在同心一直到自己再也教不动了,再想想当初在这块球场上一起打球的同事、领导,都不知道是同心抛弃了自己,还是我早生退意。希望大家都能安好!希望我仍然还能回来看看。

第二天上午,和大学几位挚友相约去看望刚刚当了爸爸的同窗。想想,他是最后一位完成任务的爸爸了。蛋,真是定!大学五男一女同窗,五位男的小孩全是男丁!不愧是学化学的PH值调节的相当到位!午饭过后,就是大睡特睡,因为当天晚上就要回校值班了。我发觉自己懒起来,还真能睡,可以从中午饭过后一直睡到下午五点多。起来洗把脸直接晚饭。想起旧同事的一句话“最羡慕睡觉睡到自然醒,数钱数到手抽筋”。也感到庆幸了吧,还能做到其一。

下午没课,今天中午就回来了。看完湖人的比赛,就下午2点了。现在自己几乎只看湖人比赛了。因为我钟爱的艾弗森、科比,就只剩后者了。我不管湖人输与赢,也不管科比打得有多烂,只要还能看着他上场,心已足。我觉得,这份执着是90后好多球迷无法理解的。选择今晚去大润发真的不是一个明智之举。当然,我是因为自己已经上班了,才忘了今天还是假期中,否则我不会去凑这个执闹。本想换副筷子,结果遇上纸巾促销,买了6打维达!排队埋单的人几乎一手一大包,有的拉了三推车!!我的天呐!小便宜真不是你想贪就能贪的,排队整整排了大半个小时。回来路上,一个人像个搬运工人一样杠着大包的纸巾,一路上遇到的阿姨都得问一下价钱。问题是,我一路杠回来,竟然没有感觉到不好意思。可能吧,轻狂的年轻早已不在了。

不想说:2015,你好!因为2014我一样也没说。新的一年,真的没有什么目标与期许。能就这样努力地工作,平淡地生活都已经心足。祝福自己~~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