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季提前来临

虽然有些早,但下雨的季节就这么突然地来了。从昨天开始,就这么没日没夜的下,偶尔伴着几声春雷,那么地富有情调。这个时间来雨,我觉得是很适合的。不用上班,就这么地懒在家里,什么都不用做,也什么都不想做。就这么地倚在窗台,望着窗外的雨帘发呆。怀里抱着笔记本,偶尔敲下几个文字,似乎很文艺,却又带着几分生硬,感觉不出该有的情调。

窗外小区花园下面,一对恋人与伞相拥。感觉他们应该浑身透,伞在此刻仿佛只是他们相拥的理由。花园里的植物,长势真的很好,水雨丰足,阳光充沛,带来这一方生机。晚上很静,蛙声虫呜低吟,有种倚在田间赏月的安详。我是特别喜欢夜里呆在书房的,推开落地窗门,阵阵的花香幽然而至。这种时刻,一个人的情感特别容易释放,一些忍晦,诸些无耐都一一抛在脑后。

昨晚到家已是十点多,除了柯二柯还在客厅看电视,老妈、老婆和柯三柯都已进睡。洗刷完,自己呆了一会,临时决定今晚和柯二柯一起睡。想想当时还没完全搬来新家,每个周五、六晚上都和这小子来这里住。一来是开开窗透透气,打扫打扫,二来可以先搬一些书本等小件东西过来。现在,柯二柯基本一个人睡了。自己想想,随着二柯渐渐长大,始终会从现在的半独立到完全独立。这本是好事,但作为父亲,多少又有点不舍,儿子小时候的那种依赖,是一种甜蜜的负担,迟早会成为记忆。

老妈还是没能从搬家中喜悦起来,老房只周围的热闹与方便承着老人的念想,暂时无法摆脱。这种年纪产生的观念与选择仿佛永远都存在。谁也无法理解谁,谁也不会迁就谁,但又谁都离不开谁。这,应该就是代沟,就是生活上的无耐。我现在就是被这些无耐给牵伴,似乎一切都顺从人意,却又找不到高兴的理由。

工作,始终是离不开的话题。从一个地方搬到另一个地方,我们鼓起了很大的勇气,也付出了很大的努力。一个五年之后,没想到真如开始时候的预想,新的流言又在漫延。下一站,我会在那?我又应该在那?这似乎都是不个问题,一个我不应该关心的问题。搬迁或者与分流,感觉应该是好事,毕竟可以回城了。不用每天都堵上10多公里上下班了。但那分天天都放在嘴里的情怀、归属感似乎就没有了。毕竟,感觉不出自己应该是那里人,那里才是我停留的港湾。漂泊,纵使绚烂精彩,但承载太多无耐。

愿大家一切安好~

打赏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