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小器”——让我想起了东北的女同事

今天在放杂物的书架里翻翻,找到了一把削果皮用的小工具。这把小工具让我想起了以前在我校任教的东北女同事——拱海苑。记得她当时是拿着这把叫“非常小器”的小工具到我宿舍削苹果的。当时没想到这把小东西竟然能快速、利索地把苹果皮薄薄地削下来,惊得我连忙问她这把东西那里买的。记得她当时笑我土了,说这东西你没见过啊?我们那里地摊一大把,几块钱一把。我说我没见过我们这里有这种实用的小工具卖。海苑当时豪爽得立马把这把“非常小器”送给了我。当时那个开心啊~~~

当当这位东北妹仔初来我校,飘飘的长发,虽然偏胖,但须毫没影响她脸型的俊俏,颇有杨玉环的丰满美。感性的性格却又有着东北型的豪爽;典型的东北妹子的高大身材,但却与她胆子刚好成反比。记得有一次她怒匆匆地拿着一篮子青菜经过我宿舍门前,“唰”地就倒到门口的垃圾桶里。我当时就愣住了,以为她跟谁斗气,不煮饭了。结果怎么样?原来是洗菜的时候发现一条小菜虫,就把整篮子菜全倒了!晕晕……有点像韩剧里的女主角所演的剧情,呵呵~~

海苑胆子真不是一般的小,晚上若同屋的同事不回来睡,她就必须开着灯才敢睡。结果呢,越是怕就越撞到她身上。一晚上,楼下一位男同事在外面喝多了,拉他回来的人只把他扔到校门口就算。结果这小子跌跌撞撞地从宿舍一楼一直敲门敲到六楼——找不到自己宿舍了。海苑住五楼,恰好那天晚上,同屋的女同事没回来住。喝多了这小子就撞到她宿舍猛敲门!敲了好久再上到六楼一位男同事宿舍的狂吐一地之后倒在人家的床上……

不用说,第二天海苑就在饭堂里喊了:“谁叫XXX啊,他昨晚怎么疯成那样啊?我真想杀了他!!”当时那样子,大家听了真的笑到喷饭了!哈哈……

现在,海苑也辞职两三年了吧。我也从学校宿舍里搬出来住快一年了。记得当时我也是初来报到,也不认识她。但很巧,和我同一个宿舍住的龙哥跟她是老乡。结果是大家都初来工作,晚上百无聊赖,海苑、龙哥、我、还有另一名外地的同事,就在宿舍门口垫着竹席打扑克。当时还教我玩她们东北的一些玩法,有时也三人斗地主。夜凉风高,两男两女,一副扑克就打发了一个晚上。现在想想,还真有点怀念当时那些日子。而现在,海苑早早辞职了,龙哥跟着也在第二年结束后辞职。这两位东北的旧同事留经我的一些小故事、一些美好的回忆,永远都不会离去……

1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