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5月28日14点40分,老婆顺产一6斤8男婴

5月26日星期三上午,上最后一节化学课。这天应该是老婆的预产期了,不过还没有什么动静,有点担心。上课时,接了一个电话,挂了,不知道是谁的。第二个电话是老婆打来的,因为是特殊时期,不敢不接。接通后,老婆说见红了,腰有点痛,可能快生了。我不敢多呆,直接和学生说明,全班沸腾!我简单嘱咐一下学生不要闹就赶紧回家。

飞车回到家后,老婆正在给医生打电话。完后,说现在还不用急着去医院,说去太早也没用,要等肚子有规律地痛了,再去也不迟。不过见红后,一般一天半天都可能生,有些两天三天才生也有。我看看时间,再赶回去上课也没意思了,就直接在家倍着老婆。一直呆到傍晚都没什么动静,老婆说感觉今晚会肚子痛。

结果还真是,27日零晨2点半,老婆叫醒我,说腰痛得厉害,要去医院了。我差不多十二点才睡,虽然累也不敢怠慢,简单洗刷一下就下楼。在保健院的待产房里,同房的还有三四个待产妇,都是一个轮着一个哭叫着,一个比一个难受。老婆也不例外。一直折腾到7点30分时,老婆羊水破了,但宫口还没开,还不能生,只能接着熬。结果一熬熬到快11点了,宫口还是只开3公分(要10公分才行)。这时医生出来找我了,说药也用过了,宫口只开那么一点,羊水又早破了,怕羊水太浊,影响小孩,怕要剖腹。我也看着老婆折腾了快10个小时了,看着心里好难受。当时心里想,剖腹或许是快点减轻老婆痛苦和使小孩安全出世的办法了。在医生交待了一系列剖腹可能造成的不良影响后,我签字了!

但由于老婆早上吃了点粥,现在还不能立即动手术,要等食物完全消化后才可以。医生算了一下,要等到下午两点三十分才能进行手术。就这样,老婆要再痛苦地熬上三个小时。好不容易熬到下午两点时,医生出来了,说要进行手术准备和术前最后一次检查。送老婆进去的时候,或许是解脱或许是太累,我趟在病床上睡着了。

大约在我睡下15分钟左右,一医生出来叫醒我。说我老婆术前检查时,发现宫口已开了八公分,问我现在还进行手术不。我就那么挣扎了几秒钟就果断取消手术,进行尝试顺产。在我对医生表明这个决定后,我又陷入了新一轮的挣扎中。因为我不知道这个决定对与不对,不知道老婆和小孩能否在顺产平平安安。我好紧张,从未有过的紧张。这种紧张使我睡意全无,手心渗汗。

过了大约十几二十分钟,一护士出来和我说:“你老婆快生了,现在正在接生。”我不知道她所说的快生了的意思是指什么,正在接生又是指什么,我宁愿她直接告诉我,我老婆现在的情况到底能不能顺利顺产。我是数着胸口的砰砰声等到医生再一次出来的。这次,她淡淡地说我老婆生了,男孩。我终于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接着问:“大人小孩是否平安,小孩多重?”医生说:“平安,多重还没称。”终于都顺利顺产出世了,多不容易啊!那一刻,真有想哭的冲动——老婆太辛苦了!

接下来的时候是疯狂地给同学、亲人、朋友发信息、打电话,告诉他们28日下午2点8顺产一6斤8的男孩!

该上图了:

出生两天,护士帮小家伙洗完澡后,带他到婴儿游泳房游泳,洗完澡舒服了,泡在水里咪着小眼也想睡觉:

柯二柯游水

六天后,回家照的:

六天后柯二柯回家啦

睡在床上的柯二柯:

睡在床上,休息呢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