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账

觉得很久没有上来写过自己的心情了,至于真的有多久,记不清了。只能说,最近挺忙的。确实,现在抽空整理的时候,零零散散的片段仿佛都无法串起,只能随便三两句,权作流水记下。

一、最近学校要评估什么鸟东西,好几年的什么听课记录本、教案本等常规的东西要交。教案都还好,一般都保存着,不会扔。但听课本压根就没保存过,用完就扔了。现在一下子要拿出五六本,还真迫死人。这都好,必要的,评估也应该要有。但还要补填几年前的家访记录、还要什么德育、感恩教育的主题班会教案等。最搞笑的还是备课本里除了要三难目标还要课后反思、并且还要记录上课时每个学生对本节课的反应,如此云云。我不知道那些人是不是吃饱撑着,没事找事?首先家访记录,现在都明明不能随便上门家访的了,怕老师家访会占家长便宜等,还要补交家访记录,不自打嘴巴?再者,如果教案真的照TMD那些九大规十大条的写法,唯一的结果是,什么目标、反思、记录比上课安排的知识结构要多很多。备案的目的是什么?不是要上好这节课吗?现在搞得写进去都是一大堆没用的垃圾,这不喧宾夺主吗?退一万步来说,这都对,要每个老师都这般写法,个个都可以当作家了。课也不用上了,因为上一节课要花一个星期来备课,要不根本写不出这么多字数的反思、记录等等。我仿佛只交了证件复印件、教案,其他的都没交。级长催了,说只剩下我了。我压根不想交,太多了,也没法交。只好装傻——忘了!

二、其实我最近也是很忙的。一来,老婆下个月要生了,买菜、煮饭都是我来张锣。我的课很垃圾,老是上午最后两节,所以上完课都十二点十分了。再到饭堂挤个饭吃,一路下来,快一点了。再飞车到菜市场里转一圈,回到家里,基本都一点多了。午觉常常睡不好,因为过点了很难再入睡,习惯一点睡的了。也因为学校要评估,校长突然要搞个网站。问了学校电脑老师,说不是这方面不熟悉,也不知道怎么知道我会这么一点,结果这个伟大的任务就落在我身上了。为了赶时间,当然,自己也不想拖太久,熬了几个午睡,下课回家吃完晚也猫在电脑前,如此奋战了三个星期,今天终于整站测试成功!只差校长批下银两上网买空间域名了。

三、这学期不爽。开学不到三分一时间,三个男生一起辍学。有婉惜的,毕竟好好学下去还有点希望的,只是中途选择转向了,祝他好运;有安慰的,毕竟,再睡下去也是陪太子读书,烧钱而已。拍拍屁股走人是迟早的事,现在能大切大悟,也算是长大了。我都没强留,甚至还有点如释重负的感觉,毕竟,走了这三个,班上平静了很多。只是电话那头家长无耐的唉息让我觉得有点难受。上一辈在读书出人头地的观念实在太重了,下辈的却刚好又不争气。这就注定有代沟、分岐。有一点很奇怪,这三位大侠打包走人之后,明文班的流动红旗史无前例地挂在班门前。这倒不是上学期没拿过文明班,我记得是拿过两三次的,但却一直见不到我红旗挂上。这一走,就来了,真够讽刺!

睡了,快十二点了,明天要早起……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