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浪迫人

很久没有出去逛逛街了。趁着星期天,两小口都有空闲的时间,决定出去逛逛,顺便买两件衣服穿。出到街让的时候,就证明这样的天气选择出门是极其不理智的。跑在街上,鼻孔里吸入气体的温度与喷出的是一样的。就连摩托车,似乎都有呼吸困难的喘气声!

到达新华北后,我们就分头行动了。毕竟,老婆买的女人衣服,我买的男人衣服,道不同,不相为谋,还是分开省事。我快速地到了几个知名的牌子店看了一下,大多都不怎么喜欢。好不容易看见一件短袖的衬衣,一看标价,差点不醒人事——150块!那一件也不是什么很牛的牌子,也叫价150?真以为老百姓的钱容易抢啊?我当然不会买账,只好满街找老婆了。

找到一间不记得是什么鸟名的女人店,老婆在里面试衣服,我没进去。因为我始终觉得,一个男人走进一间卖女人东西的商店,是很不自然的。尽情地看吧,觉得你这个人太那个;不看吧,又觉得你这人太虚伪、太做作。总之,一双眼睛、两块镜片,切切底底的死无葬身之地!想到这里,我只好在店口找个位置站着,旁边一台BMW使我极有偷车贼的嫌疑——他奶奶的,难道今晚老子走到那都不是?那知女人进了女人店,是很长一段时间难以出来的,还好是一个人,如果是三两个一起去的话,没一个两个小时出不来。我打了两次电话催了,还是没出来。一是我本身没有耐性,二是像个保安一样站在一间女人店门口,猥琐程度可想而知。但站得久了,理智最终被生理打败,结果更猥琐地蹲了下来——像个讨吃的。我多么担心会在我不经意抬起头的霎那间,我有丢一毛两毛到我面前!

这样蹲下去确实不是办法,再打电话催吧,也太不人道。只好快速走到不远处的肯德基,打算要杯可乐边凉空调边等了。好不容易轮到自己了,用地道的阳江话说要杯可乐。那MM却用普通话问我要大的还是中的还是小的。我从来都是只知道分大小,却不知道什么时候生出了一个中的。只好办着豪气,要了杯大的。付钱时,那MM一说七块,我差点没晕过去。一杯大杯可乐要七块?抢钱了!如果自己到超市买,五块一大瓶,回到家里再从冰箱拿点冰块,一个样的。这里却要七块一杯,唉,没办法,乡下下进城,感到意外的事总是很多的。

当我拿到那杯大可乐时,我可以肯定它决不是我心目中的大杯可乐。我理想中的大杯可乐只是比普通的纸杯大一点点,这杯,大多了。虽然是这样,但看在七块钱的份上,我没舍得将剩下的扔掉,一昂头,灌了一去。那知二氧化碳的快速挥发,使肚子迅速撑大了一圈!疗效还真快!从肯德基门口走出,又是一阵热浪。奶奶的,以后都不在夏天出街是遛哒了,没事在家里捡个烟头抽抽都比也来受罪好。

睡了,快十二点了。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