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我的假期才开始

难得的空闲,我正式开始自己的假期。粗略算算,离上一次到外面走走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了,今晚决定和老婆、侄子侄女到体育馆走走。严夏的夜晚,放下手头的工作,一家几口到户外散步、锻炼的人特别多。追着晚霞驱车到达时,体育馆已经聚着很多人了。打球的、散步的、摆摊做生意的,汇聚了一晚的热闹。回头想想,这体育馆是在我初三那年向全市人民集资建的。作为学生的我,当初还“自愿”捐了二十块钱。这样一想,说不定体育馆里的那块砖就是我当年的二十块钱买的呢,哈哈……

停好车,先是到路旁的摆摊上看看,原来是一堆小孩在玩一个钓鱼的游戏。现在做小孩生意真的很好做,一个气缸里放点水,把塑料的鱼放进去,利用塑料的钓杆的磁头与鱼嘴里的铁相吸而把鱼钓上。简单得很,但却有很多小朋友在玩。侄子侄女见着新鲜,看着手痒,结果让他们玩了。价格也不菲,一次两块,任你玩。真是无本净利的生意。呵呵,佩服创业者的头脑。旁边那位卖拖鞋、凉鞋的女生就没有那么好运了,冷清得很,只能看着旁边的小朋友玩钓鱼,也羡慕着别人的生意吧。唉,创业艰难,但愿她的经营会慢慢好起来。

来前是带着羽毛球和毽子的。但风大,羽毛球打两下就觉难以进行下去了,只好改踢毽子。想想我和老婆在大学里都是修过毽子也门体育课的,但今晚玩起来,竟然手脚应付不来,太久没玩了。想想当时体育选修毽子,是想着可以在阴凉的地方上课,运动量也不大,想来应该是很舒服的。结果报了之后大失所望,这踢法前还要压腿什么的,一节课下来,几乎是浑身没有一块地方不痛的!那美女老师还要求比赛级的练习量,内则、外则要垫球150才合格,还要抬腿拦网踩球!当时一听傻了眼,直乎上当!后来是经过一番苦练,垫球150是不在话下了,但踩球还是不行,最后不知道怎么就合格过关了,也记不起来了。

虽然脚法生硬,但毕竟还是有点基础的。三两回合,两人都找到了感觉,踢得顺了许多,前勾后倒地耍了起来。但没办法,穿着长的运动裤,耍起来很不自然,成功率也不高了,哈哈……旁边的一对夫妇正陪着儿子练投篮,儿子玩得很开心,在陪的父母更是一脸的满足,这,仿佛就是人们说的天伦之乐了吧?

直到开车回来,我都是觉得很轻松的。这种感觉并不是玩出来的,而是从心底涌起的。毕竟,能抽空倍老婆出来散步的时候实是少之又少,心里满是愧疚。我不知道她是否觉得开心,但至少会对这样的晚上有着很多很多的期许吧。

城里人在天气爽朗的夏天,总爱扎堆地往一些公共场所活动、消闲。这让我想起了小时候的农村生活。那时候什么消闲的方式都没有,忙了一天的大人晚饭过后都一巷子的坐在自家门口的石墩上,手执葵扇,卸下一天的劳累,闲谈着东西。而这时候,小孩一般都是垫着父母的大腿,仰头躺着,一边似懂非懂地听着大人们拉东扯西的谈笑,一边数着满天的星星。那种和睦的邻里关系、那种让人记忆犹新的孩童夏夜,总让人想着就觉得幸福。回过头来看看现在,什么都觉得很遥远了。而遥远的并不只是那些美好的时光,而是那种让人向往的和谐关系。情到动时,又谙然神伤……

一直都想写一点东西,不是勉强的例行更新,而是实在是很多话语值得自己是记录。要知道,在一些细节中往往能寻找到平淡生活的种种幸福。可是每每对着屏幕的时候,一天的疲惫令双手无法敲击出自己的言语,空对键盘发呆。但当自己关了PC躺下床时,又觉有满肚的悲愤需要用文字来宣泄,并成文于胸且并不觉紊乱。可惜那时的思想无法储存下来,就让那些未萌生于床上的罪孽在床上消散吧,阿门~~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